洱海1800多家客栈和民宅拆除房地产项目大量停工

发布时间:2019-03-04 17:02

杏彩

  

  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最近洱海边上拆了1800多家客栈和民宅,但他家“身份特殊、证照齐全,投资这里绝对没有后顾之忧,别墅项目今年就能开始售卖。”!

  大理市上关镇位于洱海北岸,过去十多年,这里主打的农产品就是大蒜。村民种大蒜的年收入每亩地一两万元。

  2019年1月,《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洱海边,人声鼎沸的场面早已不复存在,不少铺面贴出了出租、转让的字样。

  洱海是云南的第二大淡水湖,这些年火爆的旅游开发,当地农业生产农药化肥的大量使用,让这片绿水青山的环境承受压力越来越大。

  种植大蒜的收益高,每亩大蒜用的含磷含氮的化肥就在三百公斤左右。但化肥使用量也大,大蒜的化肥亩均用量是蚕豆、水稻、大麦、马铃薯等其它作物的2至3倍。

  实施生态种植6.2万亩,消减大蒜种植面积2.51万亩,严控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广有机肥1.5万吨。

  洱海边的苍山,是中国山地植被保存最完整的山脉之一,共有各类植物近3000种,洱海也是云南高原生物多样性最突出的湖泊之一,2014年苍山洱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地质公园的称号。优美的环境,带来的也是滚滚的旅游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苍山洱海最好的写照。

  2018年,洱海水质全年稳定保持Ⅲ类、7个月达Ⅱ类,全湖未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

  为了确保湖水的质量,为了让子孙后代还能享受到洱海美丽的风光,这几年来,大理市政府对洱海环境采取了一系列的治理措施。

  就在房地产商纷纷抢滩大理的时候,2018年10月份,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公布的督查结果认为,洱海环湖周边旅游地产开发强度仍然较大,组织实施的多个旅游发展规划未充分考虑当地环境状况。2018年12月,大理州开始全面停止洱海海东开发区建设。

  但是在大理机场路靠洱海的一侧有一个地产项目,其中大理维笙山海湾酒店像一艘已经驶入洱海的大帆船,距离洱海近在咫尺,该项目还有部分公寓和沿海边的几栋别墅待售。

  不仅是开发过度的客栈和民宅,污染洱海水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还有当地农业种植带来的污染,洱海边大量种植耕地上使用的农药,化肥,经过雨水的冲刷渗透,最终都会进入洱海,污染湖水的水质。

  大理市委书记 高志宏:海东新城原来计划是123平方公里,后来降到53.49平方公里,最近又降成43.39平方公里,降了将近80平方公里。大理市的发展特别是核心区,必须实行减量,只减不增,现在所有的项目都是叫停的,城市规划修订调整以后,对于洱海周边一些房地产开发肯定是严格限制的。

  2013年至2016年,大理的餐饮客栈出现“井喷”。洱海流域核心区一度有餐饮客栈将近2500家。2017年年初,不堪重负的洱海,终于亮起了“水质警示灯”,蓝藻连片集中爆发。站在洱海水质拐点的“十字路口”,大理政府迅速启动了洱海抢救模式,2017年4月,洱海流域核心区的餐饮客栈全部暂停营业。

  为了减少老百姓的损失,2018年,政府给生态种植每亩补贴1280元,改种每亩补助1200元,这样,从建设环湖截污项目、到进行生态修复、蓝藻防控,再到生态搬迁等一系列行动,为此大理市2018年投资将近40亿元。

  2018年下半年,张联荟家接到了需要进行整改和拆除的通知,一家人虽然百般不舍,但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了。他们也觉得应该给下一辈,甚至是下下一辈留一个健康的洱海。

  双廊镇客栈经营户张联荟告诉记者,她家的客栈花费了父母一生的心血,但由于房屋建设时没有报建手续,因此客栈一直没能办齐包括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消防证等必备的证件。尽管如此,张联荟家的客栈和镇上其他证照不齐的客栈一样,一直都在照常营业。她家的30间客房,在生意好的七八月份可以连续满房两个月。

  原标题:1800多家客栈和民宅拆除、房地产项目大量停工!给人间留一个至美洱海?

  除了拆除客栈和民宅,2018年12月份,大理州开始全面停止洱海海东开发区建设。2017年底开始,进入的恒大、中梁地产、华侨城、绿城、碧桂园、万科等品牌房企也停下了在建项目。今年一月上旬,《经济半小时》记者随机走访了大理几个在建的楼盘,发现基本都已经暂停施工了。

  在2018年之前,整个洱海流域大蒜的种植面积超过了10万亩。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洱海流域的督察结果指出,洱海流域以大蒜为主的“大水大肥”农作物种植面积居高不下,面源污染问题突出。

  但过度的开发,最终会毁掉大理人眼下拥有的这一切,日益严峻的水质环境,不断在警告着沿岸的居民,洱海的环境承载量是有限的。只有在今天当机立断,遏制住环境下滑的势头,才能保住未来的绿水蓝天。虽然大理市眼下面临的各种善后工作,让各方都感到了阵痛,但当地政府,投资者,当地居民,都将为曾经的无序过度开发,承担起各自的责任。每一个在环境中索取过过多利益的人,都将在恢复环境的过程中,偿还自己亏欠环境的那份债务。乡村振兴的改革,不止在大理一地进行,洱海边的这个教训,也值得更多人引起重视和思考,不要为眼前的利益,失去了未来,留住绿水青山,就是留住一个值得期待的明天。

  环洱海周边将面临一场规模空前的生态搬迁和腾退,首当其冲的就是绿线户客栈和民宅。

  在双廊镇,截至目前,两百多家餐饮客栈已经恢复了营业,但前所未有的“休克疗法”带来的阵痛还远远没有消除。2018年5月30号,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公布了《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方案》,划定了洱海保护的“蓝线”“绿线”和“红线”。

  在此背景下,2018年8月,大理州要求在洱海流域禁止销售使用含氮磷化肥和高毒高残留农药、禁止种植以大蒜为主的大水大肥农作物。上关镇原本种植大蒜的土地,都改种蚕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