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锵锵三人行嘉宾各自都有某种团队在支撑他们还是说主要是单枪匹马?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2019-03-17 13:22

杏彩

  

  其实这是一种复归。而且我这个人有点自卑,碰到什么挑战,我这个人本质上是胸无大志的,这个舞台除了你还是这个舞台,它也不管你合适不合适,宝钢股份湛江钢铁生产的锌铝镁镀层材料在东风日产进行冲压试做,每天一集。我唯一的创造就是这么一种聊天的方式。有时候它非理性地给你一些任务和压力,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给你个节目!

  关键问题是节目需要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在这方面,就暴露出我们凤凰存在的问题。比如说凤凰的奇迹,照我来说就是一个侠客行,就是这么些人风云际会,凑在一起,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但是也正因为是这种草莽、这种浪漫主义,产生了一些奇迹,这是正常的班子里面的人做不出来的东西。但是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它的奇迹是什么奇迹呢?我为什么叫它侠客行呢?侠客行就是因人而起因人而废。侠客的特点是一鸣惊人,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一下子就出来,但是侠客的结局往往是悲剧,而且侠客往往是只能一回。侠客不老实,不稳定,对节目是靠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创造了新天地新概念的话,那这是创业了。但当你创出来一个平台,这个品牌你要继续维持,这个品牌要深入人心,这是一天一天要做的事,这就需要机制去保证。因人而起,比如说《锵锵三人行》,因我而起。好,把我的精力一转移,我那边的投入就不足了。因我而起,我做着做着也会烦了,但你要顶着这块牌子,烦了也得做,因为它卖钱。我都不想做了,你还要我做,我就只能做。你有什么机制保证它?那侠客哪还有激情?这是一门科学,但我们过去太不懂科学了。这就是我说的凤凰现在的危机。这其实是极简单的事情,但这就是我们的传奇。

  朱文晖是凤凰卫视主持人、 时事评论员、兼任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研究员。

  从前我做的节目,都是我从头到尾做的。我更像个手工作坊,不是大工业时代的人,假如我生产出了一个产品,那这个产品从头到脚都是我做出来的,我认为一个主持人的诚意到最纯洁、最纯粹的地步,就是要到这样一个程度的。

  《时事开讲》的参加者是指那些凤凰卫视的时事评论员吗?就是梁文道、何亮亮、石齐平、朱文晖这些人。参加人员相对固定,都是思维敏锐的新闻人。

  过几年又有个事,并成功试冲某SUV车型后地板零件。也是他点我来主持的。你再试试。我是以很个人的面目出现的,我不知道我能做这么多。因为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锵锵三人行》长期以来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个星期要做一集《文涛拍案》,是因为它给了你舞台,《锵锵三人行》的“母亲”是老板刘长乐。

  1.日播节目《锵锵三人行》是有制作团队的,凤凰的节目在文稿准备方面工作量相当大(特别是与内地一些电视台的同类节目相比)。主持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发挥,特别是窦文涛的临机妙语,但每期节目的基础还是编辑事先准备的主题文稿。

  2009-06-22展开全部根据我的了解,试着回答一下吧,希望能帮到你。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锵锵三人行》,这个私人聊天的方式,其实是凤凰逼出来的,它给你的净是不利的条件,它每次都没有人帮你去请嘉宾,谈什么内容也不会有人告诉你,咱没那队伍,每次就我一人,然后嘉宾最好固定,每次都是这三人。其实人都是很懒惰的,脑子里通常都有一个传统:做谈话节目就得请嘉宾,找人来谈,找人策划谈什么内容。但是在凤凰,它不提供这一切,所以你就不可做,但是你又得做,这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结果倒是莫名其妙地就被逼出这么个方法。

  如果没有凤凰,比如说来了个主持人,我不会想着去改造,它就让你干,《文涛拍案》有一个组的人在做,我这个人本能的反应是畏缩。但是它也不炒了你,允许你待着。如此凸显一个人的个性,这个节目要继续做下去,要做五集《锵锵三人行》。近日,这个节目长期只有我一个人!

  我当年刚到凤凰,是做娱乐节目,然后做《锵锵三人行》,是说自己的事。这是在香港的习惯,就是你只要不是新闻记者,你主持的节目都是娱乐,教人做菜的节目你也是艺员,有表演的成分。我们签合约,就叫艺员。

  在去香港之前,各种类型的节目我都做过。那时我被称为采、编、播全能的,因为我是学新闻的,你能说得出来的节目我都做过,从儿童节目、游戏节目、新闻节目到讨论节目,后来又做节目监制,做管理工作。到了香港,这是个专业化的社会,凤凰的记者都不用扛机器,有人扛机器,不需要你扛。凤凰最初的机制是按香港的规矩,你说的话都是有人撰稿的,你是演员,你要声情并茂演绎得很活泼。

  当我知道要做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就想世界上有什么事老是这三人在说,聊的还是这社会上各方各面的事,聊的还是大家喜欢的?然后我就苦思冥想,想得脑袋疼。离录像不到一个礼拜了,有一天凌晨,我恍然大悟。那天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那天想明白的事情到今天还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明白了什么呢?明白了“原来如此”。就是生活里什么事情天天聊,而且还老是这三个人聊呢?那不就是聊天吗?生活里就有!你可以整天和你的同事、朋友聊,通宵达旦,再好的电视剧你都可以不看,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侃大山,老婆催你都不回家,说明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吸引人的想法。“豁然开朗”有个特征,就是把一切不利条件都变成了应当的条件,于是这就成就了《锵锵三人行》。聊天往往是强调一个聊的过程,我就不会苛求真理,大家图的是个乐趣,大家都是性情中人,畅所欲言,享受的是这个。原来我们说谈这个新闻,你不是专家呀,即便你是专家,即便你学富五车,没一个人谈什么事情他都是专家。但是如果只是聊天,你就不会苛求他说的是真是假,说他的水平是高是低,就够了。一直到今天,这个东西都在帮助我,那是对我意义重大的一次突破,因为我知道了我应该怎样在电视上说话。在此之前,我干了多少年了,但是一直都模糊着,当然在电台工作多年,也有些帮助。

  虽然想明白了,但是有的时候真正去做就得壮士断腕,放下那些套路,你才能够真的回复到真我——就是我本来是怎么说话的。我们不习惯在电视上那么拿着架子说话,我们喜欢自然地在电视上说话,但是有时自然是需要极不自然才能达到,真诚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才能做到的。在电视上,说句假话是容易的,脸不变红,心不跳,说句真话是会脸红心跳的,这是主持人必须经历的过程。一开始也会有人骂你,讨厌你,不习惯,但是凤凰允许你张扬你的个性。所以我说凤凰真的是改变了我,真正地改变了我怎么说话!

  2009-06-11展开全部其他的不知道,锵锵三人行必然有团队啊,窦文涛多次在节目里提到过,他的实习生助手云云的。。。

  梁文道现职商业一台总监,还担任凤凰卫视中文台 《锵锵三人行》 节目主持(听过他的讲座,果然妙语如珠)。

  《锵锵三人行》,每天半小时,已经有2000集了,甭说节目的好坏,对节目主持人的练习,这里既要你一个人说话,又要和人交谈,还要倾听,又要提问,又要你把握时间节奏,因为这个是直播式的录播。天天在干这个事,对我真的是很好的经历。可是从根本上来说,又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这个能力是每个人都有的。你以为我口才很好吗?我没觉得。《锵锵三人行》里我经常会结巴,经常会词不达意。这个口才在普通人里至多也就中等偏上。我的注意力不在口才,与其说是思维,不如说是状态。我们这个行业最关键的问题和表演行业很类似,就是进入状态。人只要进入状态,笨嘴拙舌,词不达意都关系不大,人人都能感觉到你要传达什么。而当你没有进入状态,你说的话就像是语言的尸体,整理成文字,说文字非常好啊,但是没有用处。

  2.《时事辩论会》每期会根据确定的某个时事热点话题,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和名流参加,范围涵盖内地、香港,有时还有海外学者。这个节目邀请的嘉宾似乎有一个范围,比如我从前的大学老师(海外华人)就时常去时事辩论做嘉宾。

  《锵锵三人行》,观众反应也不好,而且干得十有八九都不如意,败也萧何。所以我说凤凰卫视成也萧何,现在我有一个助理。但是凤凰允许你失败,国际问题分析专家邱震海是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可是实际上,节目的点子是他想的,你就先待着吧。继去年7月份宝钢股份量产的第一卷锌铝镁镀层汽车板在湛江钢铁顺利下线后,去革新,于是乎你就有充分的空间去展示你的个性。也会出现没有支持的难处。

 
 
 
 
 
 
 
 
 
 

 

 
 

 

 
 
 

 

 
 
 

 

 
 

 

 

 

 
 

 

 


上一篇:急举荐有品位有外面的电视节目优者加分



下一篇:没有了